河北快三平台

  • <tr id='oawaSY'><strong id='oawaSY'></strong><small id='oawaSY'></small><button id='oawaSY'></button><li id='oawaSY'><noscript id='oawaSY'><big id='oawaSY'></big><dt id='oawaSY'></dt></noscript></li></tr><ol id='oawaSY'><option id='oawaSY'><table id='oawaSY'><blockquote id='oawaSY'><tbody id='oawaSY'></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awaSY'></u><kbd id='oawaSY'><kbd id='oawaSY'></kbd></kbd>

    <code id='oawaSY'><strong id='oawaSY'></strong></code>

    <fieldset id='oawaSY'></fieldset>
          <span id='oawaSY'></span>

              <ins id='oawaSY'></ins>
              <acronym id='oawaSY'><em id='oawaSY'></em><td id='oawaSY'><div id='oawaSY'></div></td></acronym><address id='oawaSY'><big id='oawaSY'><big id='oawaSY'></big><legend id='oawaSY'></legend></big></address>

              <i id='oawaSY'><div id='oawaSY'><ins id='oawaSY'></ins></div></i>
              <i id='oawaSY'></i>
            1. <dl id='oawaSY'></dl>
              1. <blockquote id='oawaSY'><q id='oawaSY'><noscript id='oawaSY'></noscript><dt id='oawaSY'></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awaSY'><i id='oawaSY'></i>
                2020-06-26 10:43:06

                朱欣怡刚要开口,这时,她手机响了,“喂,小童,怎么了?”

                我看着窗外极致的风景,没有去理会他们电话里说什么。

                “什么?你说的千真万确?”朱欣怡一双杏眼一直看着我,我回过神,四目相对,我不由的老脸一红,心里咚咚的跳个不停,她也脸上浮现红晕赶紧避开。

                挂完电话,朱欣怡不知所措“先生,我不知道小童找你,是爷爷的嘱托,刚刚小童对我说了,爷爷打电话把哥哥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停◣了会她接着说“我为哥哥的言语再次向您道歉,希望您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

                我看着她诚恳的眼神,深深的叹了口气,“我要你们朱氏集团大门口两只青铜大象。”

                “啊”朱欣怡惊讶的差点来不及反应,“您……您就让我帮这↑个忙?”

                “嗯”我点点头。

                “那好,我这就打电话去办”她雷厉风行的作风,在朱氏集团肯定是∴把好手,说着,她就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回到酒店,我给金大亨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准备接收,并让他准备好四台吊车和挖掘机。

                第二天,我让金大亨用挖机在四个新阵位上挖了四个大坑,三米高三∩米宽,下午,另外两只青铜大象运来了,我拿出提前让人准备的五谷和香蜡火纸,四个阵位全部祭拜一番,然后每个阵位上都摆了一道七星归灵樊笼大♂阵,弄好后,我吩咐所有人都退出学校,只留四个吊车司机,这时,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夜空中一轮明╱月悬挂,四周微风佛动。

                顿了顿,我一声令下,四个吊车同时将四只青铜大象缓缓起吊,朝着四方阵位移动,确定好☆位置后,我拿着对讲机,“落”四只青铜大象慢慢的№落在阵位只中,我赶紧※对着对讲机,“你们快出去。”

                收到短信,四人出了校门口,我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学校上方浮现出积云,阴风起,要抓紧时间,我走到其中一个阵位上,咬破中指,在青铜象眉心滴了滴鲜血,依次其他三只同样,当最后一只鲜血刚滴落上,我大喝一声“四象归位,万法皆开,授之以命,急急如律令。”

                忽然,整个工地上阴风狂起,卷起@ 一片飞沙,周围昏暗→一片,一声嘶吼从基坑中传出,我顶着刺骨般的痛疼,手中玄天诀祭出护体,看准方向,几个闪身,来到数米∏开外的基坑外面,狂风越来越大,工地上的千瓦灯忽闪忽灭,“咔嚓”一声,所有的灯全部灭掉,大风卷起来的飞沙让我眼睛都快睁不开、气都喘不过来,我一摒气,使用龟息。

                不甘的嘶吼声在基坑中不停的响起,伴随着青铜链拖地的声音,格外的醒神,这时,四方传来了号角,对,就是〓那天晚上的象哮,我心中一喜,四象替换金身成功。

                就在这时,数道青铜链穿地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心头一紧,“不好”偏偏就在√这时,我胸口闷如惊雷,万千针扎般的痛,似要破开胸腔,我单手撑地,额头如豆的汗珠不停的向≡外冒,“这是怎么回事”一股召唤般的力量强行将我托起,我感觉身体在不听使唤的朝着基坑方向移动,情急之下,我右手玄天诀祭出,一记打在胸〓口,“轰”的一声,我的身体直接砸在了地面。

                尖锐的青龙吟,撕破苍穹,震的人耳膜欲裂,我捂着双耳,头就像要爆炸般,我身体在地上来回打滚,就在这时,四声咆哮更加嘹亮,基坑上方阴云密布◎显现出四只青铜象,四象前面双蹄抬起,而下方基▲坑位置,露出大半截龙身,青龙浑身一阵摇摆,狰狞的龙首,仰天吐出一口黑色火苗,身下两只々大爪向着上方黑色漩涡抓去。

                而此时,我顾不了眼前的景象,拼了命的朝着外围奔跑,“哼哈”整齐的旋律打断了我的去路,我定睛一看,我的乖乖,什么时候四面八方整整齐齐排好了阴兵,个个雄赳赳气昂昂,身着铠甲,手持长矛,“不对”我大脑一闪而过的疑问。

                这次明显〗和上次的阴兵不一样了,如果说,上次是虚影,欺负后继的↑去送死,那么这次的是一只军队,有着严明纪律的军队,带有实体般的身形,不再是若影若现。

                “哼哈”配上整齐的脚步加上兵器拍打盾牌的声响,所有人齐刷刷的看着我,而前面,骑着战马的四方将领,“噌”的一声拔出佩剑,剑势直指我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上空四々象前蹄和青龙爪碰撞在了一起,恐怖的威能朝着下方席卷而来,空气中弥漫着咆哮、龙吟分不出是那方传出,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声音太难受了,我双【手再次抱着头、捂着双耳,但,这声音穿透力太强了,我感觉到眼睛开始█湿润,似有什么东西流出,身体ξ 也被恐怖袭来的力量卷着倒飞出去。

                “哼哈、哼哈”一股震人心神的旋律再次从我周围响起,我来不及多想,身体不停的在空中盘旋,像极了风中的无根浮萍,起来、落下、再起来、再落下。

                就在这时,空洞卐的声响回荡着,我的身体似是撞到了什么,“这是什么?”我内心一惊,像是盾牌,我挣扎着稳住落地的身形,勉强抬头一看,这一看,颠覆了我的五官,四面八方的阴兵整整齐齐的↓围绕着我,上方传来的恐怖力量一圈又一圈的袭打在他们身上,耳边还传来“哼哈、哼哈”的韵律。

                我整个人都懵◆圈了,“什么情况?”阴兵护卫护的居然是我,而前方的将领了?密密压压的护卫将我围绕的水泄不通,我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所有盾牌将我包围,我看不清所有,苍穹映照着一个超大的漩涡,天空中伴随着雷鸣声,嘶吼,一声龙吟彻底的愤怒了,雷鸣的︼闪现,映射出一道百丈高的身影,“是青龙出窍”我顿时一惊,它是拼死一搏,目标好像还是朝着⌒我而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青龙极力脱困,一直都是针对着我而来,我身上到底有什么能让它不顾灰飞烟灭的挣脱。

                象哮,四方不停的嘶吼,苍穹中的四象扯着象鼻犹如一杆长枪,直插云霄,分不清是阴风,还是狂啸带起周围的空气,我直感觉围绕着我四周阴兵护卫在死死抵抗着外面飞沙走石般的力量。

                “轰”就在这时,一道雷鸣加闪电从东边扯到西边亮起,我身体跟随着四周紧靠的盾牌来回晃动,闪电划过头顶,“不好”一道残余游走的电火朝着万千阴兵围绕中的我而来,想跑,来不及了,加上我被围的动弹不得,没有办法¤了,只能一试,我双手快速祭起玄天诀,迎▃着上方而来的电火。

                “轰”的一声,闪电和我的玄天诀撞在了一起,四周阴兵被掀飞,靠近我的直接被化为灰烬,我感觉自己踩着了高压线,浑身亮起了电弧,我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是头发夹杂着皮肤烤糊,我咬着牙死死的坚持着,而我四周被闪电击碎了的空缺,瞬间被后面的阴兵补上。

                电火的力量太强大了,我整个上身被压的匍匐,就在这时,一道悲鸣之声♀传出,我胸口之前印上的青龙印的地方一股灼烧由心而起,“是青龙吟,它怎会如此∞?”还没多想,“噗呲”我一口鲜血喷出,右手直接一掌撑在地面,上方失去一只手的抵抗,顿时我身上感觉千斤巨石压背,身体酥麻程度让我似乎失去了知觉。

                就在这时,“哼哈、哼哈”的旋律围绕在我四周,所有的阴兵靠着我越挤越拢,当我匍匐在地,头和屁股接触到盾牌的一刹那,整个黑压压一片的阴兵护卫身上闪现出一波又一波电弧,顿时,我感觉身体一松,没有犹豫,我立马盘膝♀在地,四周的盾牌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

                就在闪电击中我的♀一瞬间,我感觉到我的玄天诀瓶颈出现了松动,富贵险中求,我要借用此次机会,一举将玄天诀突破到二重。

                第二十二章 四象换金身 阴兵护体

                朱欣怡刚要开口,这时,她手机响了,“喂,小童,怎么了?”

                我看着窗外极致的风景,没有去理会他们电话里说什么。

                “什么?你说的千真万确?”朱欣怡一双杏眼一直看着我,我回过神,四目相对,我不由的老脸一红,心里咚咚的跳个不停,她也脸上浮现红晕赶紧避开。

                挂完电话,朱欣怡不知所措“先生,我不知道小童找你,是爷爷的嘱托,刚刚小童对我说了,爷爷打电话把哥哥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停了会她接着说“我为哥哥的言语再次向您道歉,希望您给我一个补救的机会。”

                我看着她诚恳的眼神,深深的叹了口气,“我要你们朱氏集团大门口两只青铜大象。”

                “啊”朱欣怡惊讶的差点来不及反应,“您……您就让我帮这个忙?”

                “嗯”我点点头。

                “那好,我这就打电话去办”她雷厉风行的作风,在朱氏集团肯定是把好手,说着,她就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回到酒店,我给金大亨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准备接收,并让他准备好四台吊车和挖掘机。

                第二天,我让金大亨用挖机在四个新阵位上挖了四个大坑,三米高三米宽,下午,另外两只青铜大象运来了,我拿出提前让人准备的五谷和香蜡火纸,四个阵位全部祭拜一番,然后每个阵位上都摆了一道七星归灵樊笼大阵,弄好后,我吩咐所有人都退出学校,只留四个吊车司机,这时,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夜空中一轮明月悬挂,四周微风佛动。

                顿了顿,我一声令下,四个吊车同时将四只青铜大象缓缓起吊,朝着四方阵位移动,确定好位置后,我拿着对讲机,“落”四只青铜大象慢慢的落在阵位只中,我赶紧对着对讲机,“你们快出去。”

                收到短信,四人出了校门口,我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学校上方浮现出积云,阴风起,要抓紧时间,我走到其中一个阵位上,咬破中指,在青铜象眉心滴了滴鲜血,依次其他三只同样,当最后一只鲜血刚滴落上,我大喝一声“四象归位,万法皆开,授之以命,急急如律令。”

                忽然,整个工地上阴风狂起,卷起一片飞沙,周围昏暗一片,一声嘶吼从基坑中传出,我顶着刺骨般的痛疼,手中玄天诀祭出护体,看准方向,几个闪身,来到数米开外的基坑外面,狂风越来越大,工地上的千瓦灯忽闪忽灭,“咔嚓”一声,所有的灯全部灭掉,大风卷起来的飞沙让我眼睛都快睁不开、气都喘不过来,我一摒气,使用龟息。

                不甘的嘶吼声在基坑中不停的响起,伴随着青铜链拖地的声音,格外的醒神,这时,四方传来了号角,对,就是那天晚上的象哮,我心中一喜,四象替换金身成功。

                就在这时,数道青铜链穿地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心头一紧,“不好”偏偏就在这时,我胸口闷如惊雷,万千针扎般的痛,似要破开胸腔,我单手撑地,额头如豆的汗珠不停的向外冒,“这是怎么回事”一股召唤般的力量强行将我托起,我感觉身体在不听使唤的朝着基坑方向移动,情急之下,我右手玄天诀祭出,一记打在胸口,“轰”的一声,我的身体直接砸在了地面。

                尖锐的青龙吟,撕破苍穹,震的人耳膜欲裂,我捂着双耳,头就像要爆炸般,我身体在地上来回打滚,就在这时,四声咆哮更加嘹亮,基坑上方阴云密布显现出四只青铜象,四象前面双蹄抬起,而下方基坑位置,露出大半截龙身,青龙浑身一阵摇摆,狰狞的龙首,仰天吐出一口黑色火苗,身下两只大爪向着上方黑色漩涡抓去。

                而此时,我顾不了眼前的景象,拼了命的朝着外围奔跑,“哼哈”整齐的旋律打断了我的去路,我定睛一看,我的乖乖,什么时候四面八方整整齐齐排好了阴兵,个个雄赳赳气昂昂,身着铠甲,手持长矛,“不对”我大脑一闪而过的疑问。

                这次明显和上次的阴兵不一样了,如果说,上次是虚影,欺负后继的去送死,那么这次的是一只军队,有着严明纪律的军队,带有实体般的身形,不再是若影若现。

                “哼哈”配上整齐的脚步加上兵器拍打盾牌的声响,所有人齐刷刷的看着我,而前面,骑着战马的四方将领,“噌”的一声拔出佩剑,剑势直指我而来。

                说时迟那时快,上空四象前蹄和青龙爪碰撞在了一起,恐怖的威能朝着下方席卷而来,空气中弥漫着咆哮、龙吟分不出是那方传出,我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声音太难受了,我双手再次抱着头、捂着双耳,但,这声音穿透力太强了,我感觉到眼睛开始湿润,似有什么东西流出,身体也被恐怖袭来的力量卷着倒飞出去。

                “哼哈、哼哈”一股震人心神的旋律再次从我周围响起,我来不及多想,身体不停的在空中盘旋,像极了风中的无根浮萍,起来、落下、再起来、再落下。

                就在这时,空洞的声响回荡着,我的身体似是撞到了什么,“这是什么?”我内心一惊,像是盾牌,我挣扎着稳住落地的身形,勉强抬头一看,这一看,颠覆了我的五官,四面八方的阴兵整整齐齐的围绕着我,上方传来的恐怖力量一圈又一圈的袭打在他们身上,耳边还传来“哼哈、哼哈”的韵律。

                我整个人都懵圈了,“什么情况?”阴兵护卫护的居然是我,而前方的将领了?密密压压的护卫将我围绕的水泄不通,我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况。

                所有盾牌将我包围,我看不清所有,苍穹映照着一个超大的漩涡,天空中伴随着雷鸣声,嘶吼,一声龙吟彻底的愤怒了,雷鸣的闪现,映射出一道百丈高的身影,“是青龙出窍”我顿时一惊,它是拼死一搏,目标好像还是朝着我而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青龙极力脱困,一直都是针对着我而来,我身上到底有什么能让它不顾灰飞烟灭的挣脱。

                象哮,四方不停的嘶吼,苍穹中的四象扯着象鼻犹如一杆长枪,直插云霄,分不清是阴风,还是狂啸带起周围的空气,我直感觉围绕着我四周阴兵护卫在死死抵抗着外面飞沙走石般的力量。

                “轰”就在这时,一道雷鸣加闪电从东边扯到西边亮起,我身体跟随着四周紧靠的盾牌来回晃动,闪电划过头顶,“不好”一道残余游走的电火朝着万千阴兵围绕中的我而来,想跑,来不及了,加上我被围的动弹不得,没有办法了,只能一试,我双手快速祭起玄天诀,迎着上方而来的电火。

                “轰”的一声,闪电和我的玄天诀撞在了一起,四周阴兵被掀飞,靠近我的直接被化为灰烬,我感觉自己踩着了高压线,浑身亮起了电弧,我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是头发夹杂着皮肤烤糊,我咬着牙死死的坚持着,而我四周被闪电击碎了的空缺,瞬间被后面的阴兵补上。

                电火的力量太强大了,我整个上身被压的匍匐,就在这时,一道悲鸣之声传出,我胸口之前印上的青龙印的地方一股灼烧由心而起,“是青龙吟,它怎会如此?”还没多想,“噗呲”我一口鲜血喷出,右手直接一掌撑在地面,上方失去一只手的抵抗,顿时我身上感觉千斤巨石压背,身体酥麻程度让我似乎失去了知觉。

                就在这时,“哼哈、哼哈”的旋律围绕在我四周,所有的阴兵靠着我越挤越拢,当我匍匐在地,头和屁股接触到盾牌的一刹那,整个黑压压一片的阴兵护卫身上闪现出一波又一波电弧,顿时,我感觉身体一松,没有犹豫,我立马盘膝在地,四周的盾牌紧紧的贴着我的身体。

                就在闪电击中我的一瞬间,我感觉到我的玄天诀瓶颈出现了松动,富贵险中求,我要借用此次机会,一举将玄天诀突破到二重。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