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网上投注

  • <tr id='cviqrr'><strong id='cviqrr'></strong><small id='cviqrr'></small><button id='cviqrr'></button><li id='cviqrr'><noscript id='cviqrr'><big id='cviqrr'></big><dt id='cviqrr'></dt></noscript></li></tr><ol id='cviqrr'><option id='cviqrr'><table id='cviqrr'><blockquote id='cviqrr'><tbody id='cviqrr'></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cviqrr'></u><kbd id='cviqrr'><kbd id='cviqrr'></kbd></kbd>

    <code id='cviqrr'><strong id='cviqrr'></strong></code>

    <fieldset id='cviqrr'></fieldset>
          <span id='cviqrr'></span>

              <ins id='cviqrr'></ins>
              <acronym id='cviqrr'><em id='cviqrr'></em><td id='cviqrr'><div id='cviqrr'></div></td></acronym><address id='cviqrr'><big id='cviqrr'><big id='cviqrr'></big><legend id='cviqrr'></legend></big></address>

              <i id='cviqrr'><div id='cviqrr'><ins id='cviqrr'></ins></div></i>
              <i id='cviqrr'></i>
            1. <dl id='cviqrr'></dl>
              1. <blockquote id='cviqrr'><q id='cviqrr'><noscript id='cviqrr'></noscript><dt id='cviqrr'></dt></q></blockquote><noframes id='cviqrr'><i id='cviqrr'></i>
                2020-06-26 15:06:55

                何生亮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跑了◤过来,朝一干刑捕卐喝道。“把枪放下!”

                刑捕队长着急道:“何局,这人▼是悍匪,不仅身背命案,竟还敢当●众袭击巡捕。”他想不通,这新调来的副局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把枪给我收起来!”何生亮见几位刑捕没有要收抢的意思,立刻〒怒吼道:“这里全Ψ 都是民众,难道★你们不怕误伤吗?”

                一群刑捕终于Ψ 还是心有不甘的收起了枪,谁被人打了心里都不会舒服,刑捕也不例外。

                “何局是吧?”秦若白按息手中的香烟,对着何ω生亮说道:“贵局行事风格都是如此嚣张的吗?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抓人?”

                何@生亮嘴角抽了抽,对☆着身边的刑警说道:“秦先生的▃案子由我亲自负责,你们都退下。”

                “何局,这不符▅合规矩吧。”领头的王队长显然不想要何生亮插手这件事。

                “我说了,出了事我负责。”何生亮又是一声怒吼,他也察觉到了↓这其中肯定是有些猫腻。

                何生亮走到⊙秦若白面前伸手道:“您好,我是刑捕局的何生亮,给您带来不便还请见谅,不过请您回去配合我们做笔录。”

                秦若白嘴角挂着微笑◥,伸手和他相握,眼中却是陡然闪过厉芒,手中瞬间发力,捏得何生亮指骨发※出闷响。

                何生亮一直觉得自己的身手也还不错,立刻发力反抗【∞,但是却发现越是反抗,对方掌中传过来的压力越是巨大∞,而且那力道古怪之极,竟然顺着胳膊往身上蔓延,转瞬半边身子都变得僵硬了→。

                心中一阵骇然,立刻明白路西法这是在警告自己,对他们的跟踪行为震怒了。

                不错!秦若白正是在警告◥何生亮,表达自己的不满。倘若对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就罢了,知道自己的身份竟还敢如此!

                莫非真以为叱咤污霾区ζ 的无冕之王是纸糊的不成,鲜血铸就的王冠,不容轻易践踏,整个污霾区敢触这霉头↑的人也不多。

                “何局,我去和老板说一声【。”秦若白松开了手,也没等≡何生亮同意,径直朝》着叶清心走去。

                他知道今天突然出现的这群人肯定是有预谋的,也许就是温星宇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如果是温星宇针对自己的话,那么他的目Ψ 的只可能是叶清心。

                叶清心又何尝看」不出来,但是她更震惊于〖现在的局势,秦若白当众惹出○这些事情,竟然没有一丝事情,而这位何生亮似乎还要维护着秦若白,身为商人的她知道要在官方让一个何生亮这般人物『如此维护,没有极大的能量显然是不可能的。

                “叶总,我今天有点事,不能陪》你锻炼了,请个假。”秦若白★当着众人直接说道。

                “做完笔录︽出来后打电话给我。”叶清心依旧冷艳,但是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担心。

                这些秦若白都看在眼里,不过他也没有戳破,则是对着〖叶清心,语气⌒ 温柔了起来:“你要注意〖安全,我的手机随时能通,有什么事情立刻给我打电话。”

                “嗯!”叶清心深深的看了眼秦若ξ白,没想到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做出№安排。

                “走吧。”秦若白说了一声,率先走了出去,何生亮连忙跟上。

                而刚才那群拔枪的人员顿时大跌〓眼镜,开什么玩笑,就这⊙样走了?也不铐起来,也不押行,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

                看着秦若白走后,叶清心也没有锻炼的心情,立刻把∮消息告诉了叶为山,坐在休息区里思考着整个事情的过程。

                叶为山也是感到意外,不过也立刻察觉到了这件事情并不简单,立刻动用起手ζ 里的关系,想尽快搞清楚事情的原委。

                而温星宇则是陪着叶清心坐在▅休息区,嘴里不时的嘘寒问暖,心里却早就盘算了起▆来。

                他便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他故意抛出秦若白击杀的他四海社两个雇佣兵的事情,让东海刑捕局实施抓ㄨ捕。

                他想凭☆借这次事件彻底压制住秦若白,一个是忌惮与秦若白的身手,一个是他已经实实在♂在的妨碍到了温星宇的计划。

                他也有些佩♂服叶清心,这女人的大智若妖真不是盖的。刚刚同意和自己的条件,就把秦若白提拔成司机,这样一来,不论自己怎么◇约叶清心,她都有理由带着秦若◆白。

                而偏偏秦若白还不♀是一般的时间,这家伙要身手有身①手,为人又丝毫不顾及身份,搞得他特别头疼,最后才摆下今天这个架势。

                。。。。。。

                秦若白和何生亮很快便回到了地方,虽然说是做笔录,实际上何生亮也不可能把他带往审讯室之类『的地方,把人带到︽了一间偏僻的小会议室,门口有着自』己人守卫,不让闲杂人等靠近。

                何生亮抱了本笔№记本电脑和一只烟灰缸进来。烟灰缸放在了秦若白边上,递了根烟,帮他点上了火,问道:“我是该叫你秦若白,还是该叫ぷ你路西法?”

                “叫我秦若♂白吧。”秦若白摆了摆手,猛吸〓了一口,说道:“安全局的「人?”

                “就知道⊙瞒不住你。”何生亮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一点,不过额头上的细汗还是让他暴露了紧张的心情。

                开玩笑,这可是在※污霾区称霸一方的无冕之王路西法,自己花费了多少年的精力,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害怕毁于一旦※也是情有可原的。

                何生亮调整了一下心态,脸上涌起笑容,说道:“自我介绍一▃下,中州安全局一号∩特别行动队队长,何生亮。”

                秦若白嘴角依旧挂着烟,看着眼前的缕缕青烟,含糊其词道:“我想也是,我和〓国内一向没什么纠葛,除了你们,估计也没谁会一直盯着我不放。我↙只是奇怪,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回国了而盯上了我?”

                何生↑亮得到上级的指示是与之交好,所以对秦若白的问题也没做隐瞒,直言不讳道:“这恐怕还是要秦先生比较清楚了,不知秦若白是如何短短的时间内在东海】掀起大浪,盛宇集团,四海集团,就连天语集团都在调查秦先生的背景。”

                “额!”这倒让秦若白有些意外←了起来,自己竟然让这么多人调查起来?

                看着秦若白有一丝㊣ 疑惑,何生亮这才解释道“盛宇集团似乎是因为秦先生旷工,调查了秦若白的出入境,而四海集团和天语集团就不用我多说了吧。说到这,我们¤还要感谢这三大集团呢,要不是三大集团同时调查■一个人,我们兴许还无法注意,更无法发现堂堂堕天使战队的创始人路西法竟然潜伏在一个小小的集团做保卫部大队长。”

                “原来如此。”秦若白嗤笑一▽声,他之前还觉得奇怪,中州安全局不可能同时捕捉几千万个人民,而自己随╲潮而入,在人海→中漂浮,根本不可能╲引起注意,就算是暴露,也不应该这◤么快。

                “我们同时也很好奇,为何秦先生会发现我们?”何生亮一脸认真地■说道:“希望秦先生能指︻导一二,好让我们提高一下办事效率■和降低危险程度。”

                他这可不是什么奉承,知道破绽出在了哪里,这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这次也就是〓对上秦若白了,还能好好解决问题,并没有引出什么恶劣的结果。

                可是万一下次对上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亦或者跟踪污霾※区的那些法外狂徒,这个破绽就很有可能让大家付出血的代价。为了这事,他们整个行动□ 队更是已经进行了反复的自查,可愣是没查出□破绽到底出现在哪。

                “看家本领,恕不外传。”秦若白笑笑,这ξ 要是教会了何生亮他们,那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而且,他ξ 这也算不上是什么本领。只是他习惯了污霾区的生活方式,对自己身边的人事物都会过度关注,要知道在那个杀手横出的污霾区,稍一︾不慎可就是万劫不复。

                在污卐霾区混迹多年的秦若白不知经历了多少ぷ大大小小的暗杀,对于环境的观察能力早就提升到了极点。

                周围总是偶①尔能看到一辆或几辆看不清车内情形的车辆,秦若白便起了点疑心。实际上这对平▂常人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现在许多车都是能看清外面而看不清里面,何况何生亮他□ 们也不会让同一辆车反复出现在秦若白附近。

                但※是秦若白毕竟不是平常人,稍稍可疑的事情就会引起他的警觉,而※警觉起来的秦若白便变得敏锐无比,很快便顺藤摸瓜发现了何生亮等人对自己的跟踪观察行为。

                果然,听他这么一说,何生亮的脸色不免有¤点难看,知道自己的行动中有破绽,对手早就看穿了▲,而◣自己却依然稀里糊涂,这让他内心承受了不小的打击。

                “你们今天找我来这里不↘会就是想让我叫你们如何跟踪的吧。”秦々若白把烟头摁进了烟灰缸中熄灭,一脸戏谑道:“有什么事情还请直来直往。”

                第三十章 暴露

                何生亮再也坐不住了,立刻跑了♂过来,朝一干刑捕喝道。“把枪放下!”

                刑捕队长着急道:“何局,这人是悍匪,不仅身背命案,竟还敢当↑众袭击巡捕。”他想不通,这新调来的副局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

                “把枪给我收起来!”何生亮见几位刑捕没有要收抢的意思,立刻怒ぷ吼道:“这里全●都是民众,难道你们不怕误伤吗?”

                一群刑捕终于还是心有不甘的收起了枪,谁被人打了心里都不会舒服,刑捕也不例外。

                “何局是吧?”秦若白按息手中的香烟,对着何生亮说道:“贵局行事风格都是如此嚣张的吗?不分青红皂白上来就抓人?”

                何生亮嘴角抽了抽,对着身边的刑警说道:“秦先@生的案子由我亲自负责,你们都退下。”

                “何局,这不符合规矩吧。”领头的王队长显然不想要何生亮插手这件事。

                “我说了,出了事我负责。”何生亮又是一声怒吼,他也察觉到№了这其中肯定是有些猫腻。

                何生亮走到秦若白面前伸手道:“您好,我是刑捕局的何生亮,给您带来不便还请见谅,不过请您回去配合我们做笔录。”

                秦若白嘴角挂着微笑,伸手和他相握,眼中却是陡然闪过厉芒,手中瞬间发力,捏得何生亮指骨发出闷响。

                何生亮一直觉得自己的身手也还不错,立刻发力反抗,但是却发现越是反抗,对方掌中传过来的压力越是巨大,而且那力道古怪之极,竟然顺着胳膊往身上蔓延,转瞬半边身子都变得僵硬了。

                心中一阵骇然,立刻明白路西法这是在警告自己,对他们的跟踪行为震怒了。

                不错!秦若白正是在警↘告何生亮,表达自己的不满。倘若对方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就罢了,知道自己的身份竟还敢如此!

                莫非真以为叱咤污霾区的无冕之王是纸糊的不成,鲜血铸就的王冠,不容轻易践踏,整个污霾区敢触这霉头的人也不多。

                “何局,我去和老板说一声。”秦若白松开了手,也没等▲何生亮同意,径直朝着叶清心走去。

                他知道今天突然出现的这群人肯定是有预谋的,也许就是温星宇针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而如果是温星宇针对自己的话,那么他的目的只可能是叶清心。

                叶清心又何尝看不出来,但是她更震惊于现在的局势,秦若白当众惹出这些事情,竟然没有一丝事情,而这位何生亮似乎还要维护着秦若白,身为商人的她知道要在官方让一个何生亮这般人物如此维护,没有极大的能量显然是不可能的。

                “叶总,我今天有点事,不能陪你锻炼了,请个假。”秦若白当着众人直接说道。

                “做完笔录》出来后打电话给我。”叶清心依旧冷艳,但是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担心。

                这些秦若白都看在眼里,不过他也没有戳破,则是对着叶清心,语气温柔了起来:“你要注意安全,我的手机随时能通,有什么事情立刻给我打电话。”

                “嗯!”叶清心深深的看了眼秦若白,没想到他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做出安排。

                “走吧。”秦若白说了一声,率先走了出去,何生亮连忙跟上。

                而刚才那群拔枪的人员顿时大跌眼镜,开什么玩笑,就这样走了?也不铐起来,也不押行,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

                看着秦若白走后,叶清心也没有锻炼的心情,立刻把消息告诉了叶为山,坐在休息区里思考着整个事情的过程。

                叶为山也是感到意外,不过也立刻察觉到了这件事情并不简单,立刻动用起手里的关系,想尽快搞清楚事情的原委。

                而温星宇则是陪着叶清心坐在休ζ息区,嘴里不时的嘘寒问暖,心里却早就盘算了起来。

                他便是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他故意抛出秦若白击杀的他四海社两个雇佣兵的事情,让东海刑捕局实施抓捕。

                他想凭借这次事件彻底压制住秦若白,一个是忌惮与秦若白的身手,一个是他已经实实『在在的妨碍到了温星宇的计划。

                他也有些佩服叶清心,这女人的大智若妖真不是盖的。刚刚同意和自己的条件,就把秦若白提拔成司机,这样一来,不论自己怎么约叶清心,她都有理由带着秦若白。

                而偏偏秦若白还不是一般的时间,这家伙要身手有身手,为人又丝毫不顾及身份,搞得他特别头疼,最后才摆下今天这个架势。

                。。。。。。

                秦若白和何生亮很快便回到了地方,虽然说是做笔录,实际上何生亮也不可能把他带往审讯室之类的地方,把人带到了一间偏僻的小会议室,门口有着自己人守卫,不让闲杂人等靠近。

                何生亮抱了本笔记本电脑和一只烟灰缸进来。烟灰缸放在了秦若白边上,递了根烟,帮他点上了火,问道:“我是该叫你秦若白,还是该叫你路西法?”

                “叫我秦若白吧。”秦若白摆了摆手,猛吸了一口,说道:“安全局的人?”

                “就知道瞒不住你。”何生亮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一点,不过额头上的细汗还是让他暴露了紧张的心情。

                开玩笑,这可是在污霾区称霸一方的无冕之王路西法,自己花费了多少年的精力,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他害怕毁于一旦也是情有可原的。

                何生亮调整了一下心态,脸上涌起笑容,说道:“自我介绍一下,中州安全局一号特别行动队队长,何生亮。”

                秦若白嘴角依旧挂着烟,看着眼前的缕缕青烟,含糊其词道:“我想也是,我和国内一向没什么▅纠葛,除了你们,估计也没谁会一直盯着我不放。我只∏是奇怪,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回国了而盯上了我?”

                何生亮得到上级的指示是与之交好,所以对秦若白的问题也没做隐瞒,直言不讳道:“这恐怕还是要秦先生比较清楚了,不知秦若白是如何短短的时间内在东海掀起大浪,盛宇集团,四海集团,就连天语集团都在调查秦先生的背景。”

                “额!”这倒让秦若白有╲些意外了起来,自己竟然让这么多人调查起来?

                看着秦若白有一丝疑惑,何生亮这才解释道“盛宇集团似乎是因为秦先生旷工,调查了秦若白的出入境,而四海集团和天语集团就不用我多说了吧。说到这,我们还要感谢这三大集▼团呢,要不是三大集团同时调查一个人,我们兴许还无法注意,更无法发现堂堂堕天使战队的创始人路西法竟然潜伏在一个小小的集团做保卫部大队长。”

                “原来如此。”秦若白嗤笑一声,他之前还觉得奇怪,中州安全局不可能同时捕捉几千万个人民,而自己随潮而入,在人海中漂浮,根本不可能引起〖注意,就算是暴露,也不应该这么快。

                “我们同时也很好奇,为何秦先生会发现我们?”何生亮一脸认真地说道:“希望秦先生能指导一二,好让我们提高一下办事效率和降低危险程度。”

                他这可不是什么奉承,知道破绽出在了哪里,这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这次也就是ω 对上秦若白了,还能好好解决问题,并没有引出什么恶劣的结果。

                可是万一下次对上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亦或者跟踪污霾区的那些法外狂徒,这个破绽就很有可能让大家付出血的代价。为了这事,他们整个行动队】更是已经进行了反复的自查,可愣是没查出破绽到底出现在哪。

                “看家本领,恕不外传。”秦若白笑笑,这要是教会了何生亮他们,那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吗?

                而且,他这也算不上是什么本领。只是他习惯了污霾区的生活方式,对自己身边的人事物都会过度关注,要知道在那个杀手横出的污霾区,稍一不慎可就是万劫不复。

                在污霾区混迹多年的秦若白不知经历了多少大大小小的暗杀,对于环境的观察能力早就提升到了极点。

                周围总是偶尔能看到一辆或几辆看不清车内情形的车辆,秦若白便起了点疑心。实际上这对平常人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现在许多车都是能看清外面而看不清里面,何况何生亮他们也不会让同一辆车反复出现在秦若白附近。

                但是秦若白毕竟不是∏平常人,稍稍可疑的事情就会引起他的警觉,而警觉起来的秦若白便变得敏锐无比,很快便顺藤摸瓜发现了何生亮等人对自己的跟踪观察行为。

                果然,听他这么一说,何生亮的脸色不免有点难看,知道自己的行动中有破绽,对手早就看穿了,而自己却依然稀里糊涂,这让他内心承受了不小的打击。

                “你们今天找我来这里不会就是想让我叫你们如何跟踪的吧。”秦若白把烟头摁进了烟▓灰缸中熄灭,一脸戏谑道:“有什么事情还请直来直往。”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