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快三平台开户

  • <tr id='I2waPs'><strong id='I2waPs'></strong><small id='I2waPs'></small><button id='I2waPs'></button><li id='I2waPs'><noscript id='I2waPs'><big id='I2waPs'></big><dt id='I2waPs'></dt></noscript></li></tr><ol id='I2waPs'><option id='I2waPs'><table id='I2waPs'><blockquote id='I2waPs'><tbody id='I2waPs'></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I2waPs'></u><kbd id='I2waPs'><kbd id='I2waPs'></kbd></kbd>

    <code id='I2waPs'><strong id='I2waPs'></strong></code>

    <fieldset id='I2waPs'></fieldset>
          <span id='I2waPs'></span>

              <ins id='I2waPs'></ins>
              <acronym id='I2waPs'><em id='I2waPs'></em><td id='I2waPs'><div id='I2waPs'></div></td></acronym><address id='I2waPs'><big id='I2waPs'><big id='I2waPs'></big><legend id='I2waPs'></legend></big></address>

              <i id='I2waPs'><div id='I2waPs'><ins id='I2waPs'></ins></div></i>
              <i id='I2waPs'></i>
            1. <dl id='I2waPs'></dl>
              1. <blockquote id='I2waPs'><q id='I2waPs'><noscript id='I2waPs'></noscript><dt id='I2waPs'></dt></q></blockquote><noframes id='I2waPs'><i id='I2waPs'></i>
                2020-06-09 16:20:51

                “炎夏瑰宝,一手将中医推上神坛,在全世界享有至高盛誉的李汉唐博士,意外仙逝。”

                “这位年仅四十岁便成功为中医证明,获得世界医者认可的医道圣手离世,是医学界的损失,更是全世♀界的损失。这位成功登顶的医者,一生活人无数,他的死……是炎夏之¤痛,是世界之殇。”

                亿达广〒场的超大LED滚动屏上,一则重磅新闻重复播放着,惹得无数行人纷纷驻足哀叹。

                屏幕下方,一个青年人陡然止住脚步。

                李汉唐仰着头,蹙起眉,目光死死落在屏幕上不断滚动的新闻上,一张宛若刀削一般◤英俊的脸,写满了如梦初醒般的惶恐。

                我……

                死了?

                他满№面骇然,不可置信◣的伸出手掌,几☆乎不能自持。

                李汉唐清楚的☆记得,自己正在隐居的别墅中攻克一道困扰他多年的医学难题,一旦解☆决这难题,李汉唐有把握将华夏的医疗技术,往前推进三十年。

                只是当他费劲心力找出一些头绪之后,却不知为何,扑倒在了地上。

                怎么一睁开眼,出现在◣此地不说,还见到了自己已经死亡的相关报道?

                这让李汉唐如何不惊→?

                忽的,一股陌生①记忆涌入脑海,李汉唐呆愣在〓原地,一脸的匪夷所思。

                “李汉唐,你发什么愣,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让你跟我出来,是为了给爷爷挑选礼物,不是让你在这里发呆的。”

                “你要是︻还这么不靠谱,信不信我告诉我妈?”

                愣神间,一个清脆的呵斥声响起№。

                李汉唐还在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闻声莫∑名扭头望去。

                身后有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美女,正满脸不忿的望着他。

                这♂小美女二十左右的年纪,打扮的青春靓丽,一张嫩出水的小脸上满满都是胶原蛋白。不过此刻,她正双手叉着腰肢,晶莹俏脸上挂满温怒表情。

                “你……在跟我说话?”

                李汉唐明显愣了一下。

                “混蛋,李汉唐,你还想〇装失忆不成?”

                “不就是摔了一跤△嘛,跟我装什么装。我姐当初怎么就会嫁给※你这么个废物。要能力没能力,要本事没本事,空有一张脸皮有什么用?”

                小美女骂了几句,抬手指着头顶上的大屏幕,“你看什么看,我还说错你了不成?你瞧人家,李汉唐博士,同名同姓,人家却是享誉全球的神医,就算死了也享受↑无尽哀荣。可你呢?”

                “除了给我们顾家丢人现眼外,你还●有什么本事?”

                小美女胸口剧烈起伏●着,口水都要喷在李汉唐脸上了。

                骂的那是,毫不留一丝】面子。

                李汉唐眼睛眯了一下。

                最近二十年,还是头一次有人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自己医术绝顶,解决了无数医学难题,在外人眼中近乎能逆人生死,活人白骨。别说普通人ξ,就算各国ξ政要,也不敢在自己面前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如今却被一」个小姑娘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这让李汉唐眉头一皱。

                不过……

                倒插门女婿?

                有点意思。

                “是么?依我看,传闻中的李神医未必有你说的那么神奇,他还不是年纪轻轻就死了?所以……不见得有多厉害吧。”

                “另外……”

                李汉唐表情不变的顿了一下,继续道,“你说你姐嫁给了我,我就◥是你的姐夫,难道你的家教没告诉过你,要尊老爱幼,乖乖叫我姐夫◤吗?一口一个李汉唐算ξ 怎么回事?”

                这话说话,小美女还没ξ 开口呢,跟在她身旁的几个年轻男女,同时发■出一阵哄笑。

                “姐夫?嫣然,你听到没,李汉唐竟然让你叫他姐夫,这可是我最近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啊。”

                “就是,就是,他哪来的脸皮,一条你们顾家养的狗而已。难道现在倒插门的♀女婿都那么牛?还真一位自己配得上倾城姐,要翻身当『主人了呢。”

                “说的没错,我看啊,他何◥止失忆,怕是摔跤给摔傻了吧。跟李神◣医比,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

                “……”

                哄笑声不◇绝于耳,没有任何一人,会将一个毫无能耐的倒插门女婿放在眼里。

                顾家在临江算不得名门。

                但顾家明珠顾倾城,却是整个临江市如雷贯耳的明日之星。

                二十四岁的顾家长女顾倾城不负其名,出落的楚楚动人↘不说,其执掌的顾氏集团ぷ更在这位美女掌门人带①领下,创下︼了商业神话,如今更是临江市的明星企业。

                顾倾城的追求者一直能从花都临江排到燕京。

                这样的美人儿名声在外。

                整个临江市谁不知顾家的上门□ 女婿,不过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在家中连条狗都不如。

                现在居然吹牛皮,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是吗?其实我的本事,不见得比那位李神医差啊。”

                李汉唐上前一步,伸手指着屏幕上的》身影,淡淡摇√了摇头。

                “艹,跟李神医比?嫣然,你这个便宜姐夫太狂了。李神医是什么人,他还真当自己这个倒插门的是盘菜了?你姐也真是,那么多追求者没看中,偏偏选了这个扶不上墙的烂泥?”

                前边有一个身穿阿玛尼的青年,笑的快要上←气不接下气了。

                他倨傲的仰着头,拍拍↓李汉唐肩膀,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沉说道。“小子,别把自己当成什么人物,在临江,你就是一▅个笑话。还不快跟嫣然道个歉?”

                “最好识¤相一点,别惹嫣然生气,要不然……”

                这青年声音倨傲,显然颐指气使惯了。

                “不然怎么样?”

                李汉唐挑了挑眉。

                “哈哈,你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顾家一条╱狗而已,凭你还配不上我们临江的天之骄女,想要嫣然叫你一声▽姐夫?你……不配。”

                青年『肆意嘲弄道。

                他是一点都没将面前这个倒插门女婿放在眼里。

                “算了算了,你不要在我朋友面前丢人现眼了,你跟人家李神医怎么比?还不快来帮我们拎包?耽误了时间,回去后看我妈怎么收拾你。”

                顾♂嫣然显然也被李汉唐的话给臊到了,俏脸通红。

                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伸手去拽他的胳膊。

                只是顾嫣然拉了⌒ 一下,后者却没有动。

                “你喜欢她?”

                李汉ζ 唐看着那个青年,没头没脑问了一句。

                “怎么,要你管?”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也只有嫣然这样的女孩配得上▓我谭伟峰,难道还需要你这个便宜姐夫点头?”

                青年抖了抖身上的西装,得意洋洋的道。

                他追求顾嫣然已经快半年了,是最有力的竞争者,眼下几乎就要抱的美人归,这』也不是秘密。

                “当然不需』要,不过,你说我不配让嫣然叫我一声姐夫,我看……你同样配不上他。”

                李汉唐也不▼生气,随口说道。

                “靠。欠揍。你胡说什么?”

                谭伟峰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

                “精为固本之源,内盛,则强健,内衰则阳虚。我观你虚汗潺潺,精神不振,额头青光泛动,眼眶发黑,四肢略显〓水肿。这是典型的寒症。”

                稍微打▂量了他两眼,李汉唐不〗急不缓的说道。

                “什么?”

                一群人都愣了,没人知道从他口中平白无︽故的冒出来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综合起来八个字:纵欲过度,肾虚而已。”

                李汉唐淡㊣淡点头。

                肾虚?

                这话谁都听得懂。

                都是成年男女,按照现代社会信息的爆炸程度,恐怕小学生都清楚肾虚到底什么意】思。

                一群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就落在了谭伟峰脸上。

                精神不振,眼眶发黑。

                好像……的确如此。

                后者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一张脸很快就绿了。

                “你∩特么胡说八道,嫣然,你可◥别信他。我看他就是在故意找茬。”

                “嫣然,你知道我只对你好,根本没在外边拈花惹草,我……”谭伟峰连忙慌乱开始的辩解,想要洗清自己的嫌疑,只可惜顾嫣然不着痕迹的退了两步,让他眼珠子都红了。

                “妈的,乱嚼舌根,我宰了你。”

                他暴怒㊣ 着冲了上去,打定主意要好好教训一◥下李汉唐这个不知死活的废物ぷ。

                人群发出一声惊叫,顾嫣然吓得捂住了红唇,根本没想到开口提醒。

                然而谭伟峰的拳头还没碰到李汉唐,李汉╳唐却慢悠悠一摇头,身子一侧,让开后一巴掌呼在了谭伟峰脸上。

                啪。

                声音清脆。

                惨叫一声的谭伟峰捂住了脸,上边留下五根鲜红的手指头印。

                第1章 花都重生

                “炎夏瑰宝,一手将中医推上神坛,在全世界享有至高盛誉的李汉唐博士,意外仙逝。”

                “这位年仅四十岁便成功为中医证明,获得世界医者认可的医道圣手离世,是医学界的损失,更是全世界的损失。这位成功登顶的医者,一生活人无数,他的死……是炎夏之⊙痛,是世界之殇。”

                亿达广场的超大LED滚动屏上,一则重磅新闻重复播放着,惹得无数行人纷纷驻足哀叹。

                屏幕下方,一个青年人陡然止住脚步。

                李汉唐仰着头,蹙起眉,目光死死落在屏幕上不断滚动的新闻上,一张宛若刀削一般英俊的脸,写满了如梦初醒般的惶恐。

                我……

                死了?

                他满面骇然,不可置信的伸出手掌,几乎不能自持。

                李汉唐清楚的记得,自己正在隐居的别墅中攻克一道困扰他多年的医学难题,一旦解决这难题,李汉唐有把握将华夏的医疗技术,往前推进三十年。

                只是当他费劲心力找出一些头绪之后,却不知为何,扑倒在了地上。

                怎么一睁开眼,出现在此地不说,还见到了自己已经死亡的相关报道?

                这让李汉唐如何不惊?

                忽的,一股陌生记忆涌入脑海,李汉唐呆愣在原地,一脸的匪夷所思。

                “李汉唐,你发什么愣,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吗?让你跟我出来,是为了给爷爷挑选礼物,不是让你在这里发呆的。”

                “你要是还这么不靠谱,信不信我告诉我妈?”

                愣神间,一个清脆的呵斥声响起。

                李汉唐还在纳闷到底发生了什么,闻声莫名扭头望去。

                身后有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美女,正满脸不忿的望着他。

                这小美女二十左右的年纪,打扮的青春靓丽,一张嫩出水的小脸上满满都是胶原蛋白。不过此刻,她正双手叉着腰肢,晶莹俏脸上挂满温怒表情。

                “你……在跟我说话?”

                李汉唐明显愣了一下。

                “混蛋,李汉唐,你还想装失忆不成?”

                “不就是摔了一跤嘛,跟我装什么装。我姐当初怎么就会嫁给你这么个废物。要能力没能力,要本事没本事,空有一张脸皮有什么用?”

                小美女骂了几句,抬手指着头顶上的大屏幕,“你看什么看,我还说错你了不成?你瞧人家,李汉唐博士,同名同姓,人家却是享誉全球的神医,就算死了也享受无尽哀荣。可你呢?”

                “除了给我们顾家丢人现眼外,你还有什么本事?”

                小美女胸口剧烈起伏着,口水都要喷在李汉唐脸上了。

                骂的那是,毫不留一丝面子。

                李汉唐眼睛眯了一下。

                最近二十年,还是头一次有人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自己医术绝顶,解决了无数医学难题,在外人眼中近乎能逆人生死,活人白骨。别说普通人,就算各国政要,也不敢在自己面前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如今却被一个小姑娘指着鼻子破口大骂,这让李汉唐眉头一皱。

                不过……

                倒插门女婿?

                有点意思。

                “是么?依我看,传闻中的李神医未必有你说的那么神奇,他还不是年纪轻轻就死了?所以……不见得有多厉害吧。”

                “另外……”

                李汉唐表情不变的顿了一下,继续道,“你说你姐嫁给了我,我就是你的姐夫,难道你的家教没告诉过你,要尊老爱幼,乖乖叫我姐夫吗?一口一个李汉唐算怎么回事?”

                这话说话,小美女还没开口呢,跟在她身旁的几个年轻男女,同时发出一阵哄笑。

                “姐夫?嫣然,你听到没,李汉唐竟然让你叫他姐夫,这可是我最近听到的最好听的笑话啊。”

                “就是,就是,他哪来的脸皮,一条你们顾家养的狗而已。难道现在倒插门的女婿都那么牛?还真一位自己配得上倾城姐,要翻身当主人了呢。”

                “说的没错,我看啊,他何止失忆,怕是摔跤给摔傻了吧。跟李神医比,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

                “……”

                哄笑声不绝于耳,没有任何一人,会将一个毫无能耐的倒插门女婿放在眼里。

                顾家在临江算不得名门。

                但顾家明珠顾倾城,却是整个临江市如雷贯耳的明日之星。

                二十四岁的顾家长女顾倾城不负其名,出落的楚楚动人不说,其执掌的顾氏集团更在这位美女掌门人带领下,创下了商业神话,如今更是临江市的明星企业。

                顾倾城的追求者一直能从花都临江排到燕京。

                这样的美人儿名声在外。

                整个临江市谁不知顾家的上门女婿,不过是一个吃软饭的废物,在家中连条狗都不如。

                现在居然吹牛皮,真不怕让人笑掉大牙?

                “是吗?其实我的本事,不见得比那位李神医差啊。”

                李汉唐上前一步,伸手指着屏幕上的身影,淡淡摇了摇头。

                “艹,跟李神医比?嫣然,你这个便宜姐夫太狂了。李神医是什么人,他还真当自己这个倒插门的是盘菜了?你姐也真是,那么多追求者没看中,偏偏选了这个扶不上墙的烂泥?”

                前边有一个身穿阿玛尼的青年,笑的快要上气不接下气了。

                他倨傲的仰着头,拍拍李汉唐肩膀,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沉说道。“小子,别把自己当成什么人物,在临江,你就是一个笑话。还不快跟嫣然道个歉?”

                “最好识相一点,别惹嫣然生气,要不然……”

                这青年声音倨傲,显然颐指气使惯了。

                “不然怎么样?”

                李汉唐挑了挑眉。

                “哈哈,你可别揣着明白装糊涂。顾家一条狗而已,凭你还配不上我们临江的天之骄女,想要嫣然叫你一声姐夫?你……不配。”

                青年肆意嘲弄道。

                他是一点都没将面前这个倒插门女婿放在眼里。

                “算了算了,你不要在我朋友面前丢人现眼了,你跟人家李神医怎么比?还不快来帮我们拎包?耽误了时间,回去后看我妈怎么收拾你。”

                顾嫣然显然也被李汉唐的话给臊到了,俏脸通红。

                她恶狠狠的瞪了一眼,伸手去拽他的胳膊。

                只是顾嫣然拉了一下,后者却没有动。

                “你喜欢她?”

                李汉唐看着那个青年,没头没脑问了一句。

                “怎么,要你管?”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也只有嫣然这样的女孩配得上我谭伟峰,难道还需要你这个便宜姐夫点头?”

                青年抖了抖身上的西装,得意洋洋的道。

                他追求顾嫣然已经快半年了,是最有力的竞争者,眼下几乎就要抱的美人归,这也不是秘密。

                “当然不需要,不过,你说我不配让嫣然叫我一声姐夫,我看……你同样配不上他。”

                李汉唐也不生气,随口说道。

                “靠。欠揍。你胡说什么?”

                谭伟峰一张脸顿时垮了下来。

                “精为固本之源,内盛,则强健,内衰则阳虚。我观你虚汗潺潺,精神不振,额头青光泛动,眼眶发黑,四肢略显水肿。这是典型的寒症。”

                稍微打量了他两眼,李汉唐不急不缓的说道。

                “什么?”

                一群人都愣了,没人知道从他口中平白无故的冒出来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综合起来八个字:纵欲过度,肾虚而已。”

                李汉唐淡淡点头。

                肾虚?

                这话谁都听得懂。

                都是成年男女,按照现代社会信息的爆炸程度,恐怕小学生都清楚肾虚到底什么意思。

                一群人的目光,唰的一下就落在了谭伟峰脸上。

                精神不振,眼眶发黑。

                好像……的确如此。

                后者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一张脸很快就绿了。

                “你特么胡说八道,嫣然,你可别信他。我看他就是在故意找茬。”

                “嫣然,你知道我只对你好,根本没在外边拈花惹草,我……”谭伟峰连忙慌乱开始的辩解,想要洗清自己的嫌疑,只可惜顾嫣然不着痕迹的退了两步,让他眼珠子都红了。

                “妈的,乱嚼舌根,我宰了你。”

                他暴怒着冲了上去,打定主意要好好教训一下李汉唐这个不知死活的废物。

                人群发出一声惊叫,顾嫣然吓得捂住了红唇,根本没想到开口提醒。

                然而谭伟峰的拳头还没碰到李汉唐,李汉唐却慢悠悠一摇头,身子一侧,让开后一巴掌呼在了谭伟峰脸上。

                啪。

                声音清脆。

                惨叫一声的谭伟峰捂住了脸,上边留下五根鲜红的手指头印。

                点击获取下一章

                手机版